• 您好,欢迎来到时代中文网![ 登陆注册 ]
  • 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鸿蒙世界 > 云朝短篇小说集 > 章节目录 > 红

    书名:云朝短篇小说集 ysb248易胜博:景云朝 更新时间:2020-12-02 13:53 字数:2567

        “君楚,君墨怎么没来?”坐在辇上的萧帝突然偏头问了身侧的萧君楚一个问题。

        “皇兄今日身体不适,不能伴驾出行,要儿臣代为请罪 。”萧君楚拱手回复道。

        萧帝听完萧君楚的话,无奈的摆了摆手,“罢了,随他去吧,这种场合朕也从没见他来过。”

        他们口中的萧君墨是萧帝的长子,虽出身皇家,却是一副江湖性子,最是喜欢四处游玩,鲜少在朝堂见到他。

        此时萧帝出巡,百官随侍,他也仍不在萧帝身侧,而是孤身一人登上了皇城外的一座山峰,此山距皇城不远,萧君墨登上主峰后发现,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整个皇城,萧君墨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天地间的生机与灵气。

        若能远遁江湖,恣意山水该有多好,萧君墨一边想着,一边睁开了眼睛,而皇城内的萧君楚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回首望了一眼······

        巡游结束后,萧帝单独召见了刘太傅一人,萧君楚进宫准备向萧帝面禀西北边疆的边防情况,却无意中在殿外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太傅啊,前些日子,你向朕提起立储一事,朕想听听你的看法。”萧帝坐在殿中央,对着殿内的太傅说道。

        “皇上,两位殿下俱是人中龙凤,但立储一事实在是马虎不得,依臣浅见,虽则大殿下乃是长子,但却无心朝政,若立为储君,怕是难服众臣,二殿下则不然,这些年来,二殿下的政绩大家有目共睹。”刘太傅说到这里,双膝跪地,“因此,臣恳请皇上,立二殿下为储。”

        萧帝听着刘太傅所言,脸上并无太多表情,待太傅说完,萧帝才长叹了一声,“太傅所言,极是有理,然则君楚这个孩子,身上锋芒太盛,若日后登基,国必难免遭受战乱,于国于民无利,君墨虽少涉朝政,但心胸开阔,性子温润,他若为君,即便不是明君,也必是贤君。”

        萧君楚站在殿外,隆冬腊月,寒风刺骨,他却浑然不觉,只觉一颗心好似被浸在了冰水里。

        “二殿下,如今储君未立,大殿下虽远离朝政,但毕竟是长子,陛下在心中,还是偏向他的,殿下不可掉以轻心啊。”夜晚,萧君楚的书房中,心腹陈韬正在和萧君楚说着话。

        “我自有分寸,天色已晚,你先回去吧。”萧君楚说完,起身背对着陈韬,看着书房里挂着的地图,地图上画着的,正是整个皇朝的疆域。

        陈韬退下以后,萧君楚走到门口,抬头看向天边那一弯月牙,今日那一眼,萧帝那一番话,使他心里有些东西就像那月牙一样缺了一块,再也不圆了。

        你一直说不会与我争皇位,可你却在远处俯瞰着一切,凭什么,凭什么我在朝中费尽心力替国家百姓谋福,你远离朝堂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这天下?

        思及至此,萧君楚回头看着墙上的地图,眼神中的不甘与愤怒像要把地图看穿,垂在身侧的双手渐渐收紧,“萧君墨,这天下,绝对不会是你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三百天都不在皇城的萧君墨今日同往常一样也不在皇城,他听闻此时寒冬季节,杨柳坞附近的梅花开的甚好,于是便离了皇城前往杨柳坞观赏。

        折梅在手,萧君墨坐在了酒馆靠窗的位子上,看着窗外的梅花,轻声念道:“凛凛冰霜晨,皎皎风月夜。”

        “南山有飞仙,来结寻梅社。”萧君墨闻声看去,一个双十年纪左右的女子从酒馆二楼走下。

        萧君墨起身,拱了拱手,“姑娘好才学。”

        “哪里,听得公子念诗,一时兴起附和两句,还望公子不要见怪。”寒柳青今日也是独自一人出来赏梅的,正巧听见萧君墨念的诗句,便接了两句。

        缘分这种东西总是很奇怪,有些人的人生注定就是要相交的。

        直到很久以后,萧君墨才知道寒柳青是著名的武林帮派杨柳坞的盟主,寒柳青也才知道萧君墨竟是当朝皇帝的长子。

        “你是说,他去了杨柳坞?”萧君楚眉头微锁,放下手里的书卷,看着陈韬。

        “确是如此,我派人跟着大殿下,一路到了杨柳坞,大殿下莫非是想······”

        “管他想怎样?既如此,过几日等他回来了,我也去一趟杨柳坞,以免他拉拢杨柳坞与我作对。”

        “是,殿下英明。”

        萧君墨回到皇城时去找萧君楚,却得知萧君楚不在府上,萧君墨满心的纳闷,他这个弟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此时却破天荒的不在府上·····

        萧君楚见到寒柳青的时候,天上正飘着大雪,寒柳青一身劲装,竟是刚从马场回来,“二殿下突然到访,不知有何贵干?”

        “寒盟主,应当知晓我此行的目的才是。”萧君楚在堂中坐下。

        “二殿下说笑了,二殿下想要怎样,不妨直说。”

        “听说,我皇兄来见过寒盟主?”

        “我与大殿下相逢于坊间,邀他前来小住过一段时间。”

        “我知道此事,只是······此事怕是没有寒盟主所说的这么单纯吧。”

        “那依二殿下看,事情有何内幕呢?”寒柳青已经差不多明白萧君楚是误会了什么,但还尚未挑明。

        “皇兄拉拢江湖帮派,无非是为了夺储,寒盟主既能助他,又为何不能助我呢?”

        寒柳青沉默了一会,起身走到萧君楚身边,“二殿下,你多虑了,大殿下来此,只是为了游览风景,并无他意,大殿下与我说过,他无心皇权,日后继位者,必是二殿下无疑,大殿下并不是喜好权谋之人,二殿下怎会疑他至此?”

        萧君楚闻言手中端着的茶杯抖了一下,未及说话,堂外一阵喧闹声,之后堂外进来一人,跪在萧君楚面前,声音颤抖着说:“二殿下,陛下突然恶疾,怕是,怕是无力回天了,二殿下快回吧。”

        萧君楚赶到皇城门口时,钟声已经远远的传出,他始终未及见到萧帝最后一面。

        烛火映在萧君楚脸上,萧帝留的密旨他已看完,皇位最后还是留给了萧君墨,此时,空旷的殿中只剩了两兄弟,萧君墨看着有些颓废的萧君楚,不知该说什么。

        一阵冷风吹进大殿,烛火随着风一明一灭。

        “你要干什么?”萧君楚突然大喊了一声,伴着他这一声大喊,密旨被萧君墨扔进了火盆里。

        萧君墨看着密旨被火烧成灰烬,才慢慢说道:“我说过,日后继位的,一定是你,不会是我,君楚,你要记得,我先是你的哥哥,才是当朝的大殿下。”顿了一下,萧君墨接着说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红色,我早便知道,红色,代表的是权力。”

        说完,萧君墨转身离开,只留下满殿的烛火和跌坐在地的萧君楚。

        几日之后,新帝登基,萧君楚一身红袍,在朝接受百官朝拜,没人看到,萧君楚的视线一直在离皇城不远处的山峰上。

        “皇兄啊,我没想到,在你心里,自由竟是胜过皇权的。”新帝拂袖坐上龙椅,朝下山呼声响彻宫墙。

        山峰上,萧君墨眺望着皇城,突然肩头一沉,身上多了一件披风,“后悔吗?”寒柳青出现在他的身后。

        萧君墨微微一笑,“我若此时后悔,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呢?”

        君楚,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此后,不必再见了。

        后人有诗曰:

        天下风云我辈出,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ysb248易胜博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