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来到时代中文网![ 登陆注册 ]
  • 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东方ysb248易胜博 > 猫武士·暗黑王国 > 章节目录 > 第六章 超级挑战

    第六章 超级挑战

    书名:猫武士·暗黑王国 ysb248易胜博:凤青钗 更新时间:2020-10-26 10:37 字数:7944

        狩猎场的静谧一下子就被涌入的见习武士打破了。幸好狩猎场足够大,猫崽们很快就分散进草丛或树林,他们都知道离其他猫崽越远,自己可独占的猎物就越多。

        猎物,猎物!

        猫崽们心急火燎地扫视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想尽快找到猎物。但他们很快就意识到,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可不行,猎物们都警惕性都高着呢。他们回忆着跟师父所学的捕猎技巧,慢慢安静下来。狩猎场外,各族武士自觉巡逻着,以防发生意外。考官们则跟看见习武士进了狩猎场——除了暗中观察见习武士的表现外,还要及时阻止这些热血猫崽因争夺猎物而可能发生的冲突。

        碎叶、灰发和里奥没有去抓惊慌逃窜的田鼠,也没有去抓一到夜里就躲在窝里的飞鸟,更没有蹲在湖旁或溪畔用尾巴吸引游鱼。他们一路仔细搜索,寻找着兔子的踪迹。

        碎叶很快发现了一串新鲜的兔子脚印。三只小猫崽嗅着脚印,追踪到了一个兔子洞跟前。洞口的泥土是刚翻出来的,这只兔子不知是在挖新的藏身之处,还是在寻找好吃的植物根茎,全然不知自己就要大祸临头了。

        其实小猫崽钻进兔子洞并不算难,可他们都知道,要是在洞里被兔子铆足力气撞到,不但抓不住兔子,还非得被撞得鼻青脸肿不可。他们蹑手蹑脚地移动着,仔仔细细地巡视了周围,发现这个兔子洞只有两个出口——可能这兔子还没来得及打出更多的出口。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三只小猫崽只对视一眼,就默契地分了工:灰发和里奥守在外面比较平坦的洞口,碎叶则去了另一个洞口。当灰发和里奥示意准备好了,碎叶就大声嘶吼起来,同时拼命把尘土和落叶刨向洞里。要知道,兔子再狡诈再有蛮力,终究也是胆小的动物。

        那兔子果然惊恐万分,灰头土脸地一头窜出洞来。灰发眼疾嘴快,一口就叼住了兔子的半边脖子。里奥则蹿上兔子的后背,两只前爪狠狠地抓住兔子的脑袋。兔子痛得不行,拼命挣扎。两只小猫崽的撕咬能力到底有限,兔子觉察出这是两个新猎手,立刻上蹿下跳起来,折磨得他们一路翻滚。

        灰发死不松口。可他的身体被兔子拖着,肚皮上也被兔子挠了好几爪,真是惨透了。里奥也没好到哪儿去,被颠得眼冒金星,眼看就要掉下来了。幸好碎叶及时赶到,咬住了兔子的一条前腿,这才降伏了这只兔子。

        灰发再三确定兔子死亡后,才心有余悸地松开嘴,干呕了几声,用吐毛团的方法,吐出一嘴的兔毛。里奥晕得腿脚都站不稳了,但还是兴奋地喘着粗气:“太棒了!第一只,再来!”碎叶和灰发看着肥大的兔子,也恢复了神采:“再来!”

        躲在树丛后的考官兰石和铁流族的族长铁流看到了这一幕。碍于铁流在场,兰石什么都没说,只是凶狠地瞪了碎叶和灰发一眼。铁流倒是连连点头,流露出欣赏这三只小猫崽的神情。

        三个见习武士把兔子放在一棵大树下,用树叶盖住,并在不远处做了标记。然后他们穿过树林,向更远处搜寻兔子的踪迹。有了捕捉第一只兔子的经验,三个见习武士很快便逮住了第二只兔子。

        里奥不顾自己的一身泥土,神气活现地嚷嚷起来:“照这样的速度,我们根本用不完规定的时间。我们分明是了不起的狩猎天才啊!”

        突然一棵树上传来不屑的声音:“狩猎天才?明明是不自信才组成小队的吧?再说你们逮到的兔子,一定是病恹恹的,或者老糊涂的。”那声音越来越尖刻,“看看兔子的牙吧,一定老得都掉光了。”

        灰发笔直地竖着耳朵,紧盯着茂密的树叶:“躲起来不敢见人的家伙,一定是很坏的!”

        “谁不敢见人?”那声音不满意起来,“我只是在逮鸟而已。”随着这句话,两只鸟被抛了下来,一只深咖啡色的猫倒退着身体,慢悠悠地从树上爬下来。

        里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骨老族的烛铁!”

        什么?骨老族?碎叶和灰发立刻绷紧四肢,防备着这只深咖啡色的猫崽。烛铁看着碎叶和灰发的样子,反倒一副意外的表情:“怎么了?我只不过说了几句实话,你们就摆出打斗的姿势?莫克王国的王子和公主,脾气还真不是一般地坏。”他的声音自然随意,一副对铁爪凶灵之事毫不知情的样子。

        碎叶和灰发愣住了。莫克族还没有与骨老族决裂,父亲也并没有说骨老族就是叛乱者。既然这个烛铁不知情,他们还真的不能泄露什么。再说旁边还有其他族群的里奥呢!他们对视一眼,只好恢复了常态。

        烛铁伸出前爪,拨了拨地上的兔子:“你们莫克族的猎物,和你们族的武士一样,又瘦又小。”

        灰发又想发作,碎叶立即拦住了他。碎叶嗅了嗅烛铁抓的鸟,说道:“什么样的猎手,就抓什么样的猎物。与其说是猎物小,不如说是猎手没有本事吧!”她伸出爪子推了推还温热的第二只兔子,“我们的猎物可是又肥又大呢!”

        烛铁被激怒了,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等着瞧,看谁先晋级!”

        这时一旁的草丛里忽然响起细微的声音。几个见习武士立刻屏住呼吸,压低身子——不管是田鼠还是兔子,要是撞上门来,那就都先逮了再说。

        一道黑影一闪,一只耳朵尖得离谱的小黑猫蹿了出来:“你们想干吗?”

        碎叶和灰发都有些失望。碎叶认出这只小黑猫是烟溪族的,他哥哥就是那个蛮横无礼的黑烟。这就让她更不愿意出声了。

        烛铁盯着小黑猫,没好气地一甩头:“我们想狩猎,谁知道傻兔子没等到,等来一只鼠脑袋!”

        小黑猫的脾气和他哥哥一样不好,立刻炸了毛:“你才是一只鼠脑袋!”

        烛铁若无其事地晃着尾巴:“我知道我是一只猫,才不会因为你说什么鼠脑袋就生气!”

        小黑猫探出了尖利的爪尖:“你们都给我爬开!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到别处捕猎去!”小黑猫以一对四,居然还这么霸气,最近烟溪族的作风,还真是统一。

        灰发终于忍不住了:“这是莫克族的狩猎场,怎么成了你的地盘?”

        小黑猫目光凶狠地看着灰发:“我才不管什么莫克族!这里是猫王国圣石秋祭的狩猎场,我是参加考验的见习武士,我有权独占这一块儿地方。”

        碎叶也生气了:“狩猎场是大家的,凭什么你要独占这一块儿?”

        小黑猫理直气壮地说:“这里猎物最多,我很容易就能通过考验。”

        里奥慢悠悠地晃着尾巴:“理由还真充分呢!你是找借口来打架的吧?”

        小黑猫亮出爪子:“我想打架的时候,还真的不找借口。”

        隐藏在树上的考官铁流忍不住了:“考验的时限只剩下三棵树的距离,你们还在这里啰唆!再又吵又闹的,再笨的猎物都跑了!”

        五只小猫崽都被吓了一跳,一起向铁流看来。他们当然也看见了蹲坐在旁边的兰石。一看见兰石那狭长的眼睛,灰发就极其不舒服,他不懂掩饰地甩动着尾巴。这些兰石都看在眼里。他心中对莫克族的厌恶和仇恨又增加了几分。他不动声色地想:“等会儿,有你们好看的……”

        碎叶低下头,低声对灰发和里奥说:“铁流族长说得对,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和他们纠缠了,赶快去抓下一只兔子吧!”见灰发和里奥点头,碎叶带头跑开。他们奔向另一个地方,丢下烛欢和小黑猫不管。

        没过多久,他们就惊起了前方的一只兔子。这次他们来不及埋伏,只能凭奔跑的速度狩猎了。猫是不经常团队狩猎的,但他们都记得老猫们教授过,面对体积较大的猎物时该怎样分工合作:当一只猫飞跃起来撕咬猎物时,必须有同伴到猎物逃窜的前方拦截,否则,那撕咬猎物的猫,就有被甩出去的危险。

        灰发大吼一声:“我去!”碎叶和里奥点头,然后一先一后地扑到了兔子身上。灰发疾步狂奔,很快就挡在了兔子前面。他顿住脚步,猛然回身。按照狩猎技巧,他要做的就是等待兔子速度减缓、准备改变方向的瞬间,准确无误地咬在它的脖子上,给出最致命的一击。

        灰发有信心可以做到。但他在猛然回身,看到迎面而来的兔子时,顿时紧张、惊恐起来:夜色中那团迎面而来的巨大而雪白的影子,像极了铁爪凶灵!他亲眼目睹袭击了魁发和莫克的,铁爪凶灵!

        就在他一闪念间,兔子已经撞了过来。这狠狠的一撞,不但把灰发撞得头昏眼花,也把碎叶和里奥甩了下来。碎叶就势一个翻身,样子虽狼狈,却没摔倒。里奥就没那么幸运了,倒着一头扎进茅草丛,等挣扎着爬起来时,额头上扎着一堆苍耳,鼻子都被撞肿了。

        碎叶看着灰发魂不守舍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吃惊:“灰发,你怎么了?”灰发没法解释,只是呆呆地看着碎叶。里奥来不及责问灰发,也来不及喊痛。他看着天上的月亮,急得用后腿连蹬地面:“糟了,要来不及了!”

        月亮距离神木林的树梢,只剩下一个爪子的宽度了。这时候再去找兔子,并抓住这种狡猾难缠的家伙,恐怕来不及了!碎叶的脑子转得快,马上说:“晚上鸟儿都不出声,太难找了!我们去捕鱼吧,只要我们再捕到两条鱼,就合格了!”

        他们直奔流经狩猎地的溪流。灰发轻手轻脚地跑着,紧跟在碎叶和里奥身后。他很愧疚,到手的兔子跑掉了,都怪他分神了。灰发想,无论如何,捕鱼的时候可不能再出错了。

        到达清澈的溪流时,那里已经有几只猫在狩猎。他们都俯低身子,紧紧地盯着水面,耐心地等待着鱼儿。三只小猫崽分散开,寻找着自己中意的地方。

        灰发蹲在一丛芦苇旁边,眼睛直直地盯着水面。捕鱼虽然看起来比逮兔子容易,但同样充满了不确定性。毕竟溪流是鱼的地盘,猫们不能一击而中的话,鱼就会逃到深水区,他们就没法再抓了。

        灰发一动不动,既不像很多猫那样在岸边用尾巴轻点水面逗弄着鱼,也不像另一些猫那样干脆站在水中央的石头上。他就那么蹲在芦苇丛里,除了眼珠注意观察水面,连尾巴和耳朵都没动过。他牢记着魁发师父说过的话:鱼们机警灵敏,一片落到水中的芦花飞絮都会让它们沉到水底,捕鱼时沉得住气是最重要的。

        一条鱼游了过来。灰发稍作判断,就放弃了扑咬——这条鱼游得太深了,他没法快速扑到那么深的水域,就算扑到了,鱼也早就受惊溜走了。沉住气,要沉住气!

        突然,灰发眼睛一亮。一条黑鱼悠然自得地游了过来,全无戒心,亮亮的背鳍都露出了水面一点儿。灰发后腿用力一蹬,闪电般袭向水面,前爪迅速而重重地击打出去,爪尖嵌入鱼的身体,与此同时他敏捷地张嘴狠咬,叼住黑鱼用力一甩头。水花四溅中,这条不小的黑鱼就被灰发带离水面,摔在了溪流旁的河卵石滩上。黑鱼被瞬间摔晕,不再挣扎了。

        灰发舔着湿透的前爪,满心欢喜。

        这时,碎叶和里奥也各叼着一条鱼跑了过来。里奥抓的鱼很小很小,不过他的好心情一点儿没受影响——考验规则可没说一定要大鱼!

        成功了!他们不但捕够了猎物,还多抓了一条鱼呢!他们都能顺利通过考验了!月亮刚好升到了神木林的边缘,在雪白的月光的照耀下,神木林显得越发黝黑而诡异。

        见习武士们都沿路返回,刨出自己的猎物,送到了圣石地,暗中随行的考官们也陆续归来。奇异蹲伏在圣石上,耐心地观察着眼前的未成年猫。

        不少未成年猫都受伤了。显然在狩猎过程中,这些不同族群的见习武士之间爆发了抢夺猎物的争斗,只是大都没被考官们发现而已。这些刚刚经历了紧张狩猎的见习武士,有的兴奋,有的沮丧。不用问,兴奋的肯定是完成了任务的,沮丧的肯定是没完成任务的。

        昌黎躲在大猫的背后——这时他已经混到另一个族群的队伍啦——看着碎叶、灰发和里奥,高高挺着胸脯舔毛的样子,他也忍不住昂起头来。要不是怕被发现而受到惩罚,他肯定会嗷嗷地叫出来:“看,那是我的家人和朋友,他们就是那么优秀!”

        看到所有的考官都到齐了,现场巡逻的武士们也回来了,奇异这才站起来。他声音暗哑地叫着:“没有捕够猎物的见习武士,请你们站出队伍!”

        一条鱼不会变成一只田鼠,一条鱼也不会变成一只兔子。在猫王国,所有的猫都遵守着原则和制度,没有过关的猫崽低垂着头,站出了队伍。集合完毕后,他们将按照莫克族武士的安排,回到他们各自的宾客营地,等待整个秋祭盛典的结束。

        灰发他们昂首挺胸地蹲坐着,等待奇异宣布下一关考验的内容。奇异刚要开口,却听见一个阴冷的声音:“等等!”兰石走到圣石下,转身扫视着这些过关的准武士,最后他阴冷的目光停下来,反复盯视碎叶、灰发和里奥。

        碎叶虽然已经知道兰石和铁流一样,是负责观察他们组的考官,但仍然不动声色。里奥也毫不在意。只有灰发终于沉不住气了:“我们的猎物是达标了的,两只兔子,还有三条鱼……”

        兰石眯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说道:“漏水的山洞会叮咚作响,做错事的猫崽总会叫得大声——祖先留下的准则,总是不会错的。”

        灰发不服气地瞪大了眼:“我们真的过关了的!”

        铁流也看不惯兰石的故弄玄虚了:“兰石,灰发说得没错,他们的确捕到了两只兔子和三条鱼。”

        兰石冷冷地看了铁流一眼:“我希望你不是看在莫克的面子上,才这么说的。”

        铁流怒了:“你说什么?”

        兰石面对着猫群,提高了声音:“就数量而言,他们的确通过了考验。但在考试的过程中,我发现灰发犯了两处致命错误,一是他们捕捉兔子时,猎物迎面而来,灰发错失了最好的时机,不但放走了猎物,还连累队友受伤;二是捕鱼时,灰发没有立刻咬死猎物,那条昏过去的鱼就那么摆在河滩上,有好长一会儿。”他逼视着灰发,“我说的都是事实对吧?”

        灰发无奈地点点头。里奥不以为然地打了个哈欠:“考核的内容是捕猎,我们抓到猎物不就得了?”

        兰石伸了伸尖脑袋:“如果是那样,何必要考官随行观察呢?”里奥眨眨眼睛,无法反驳。

        兰石环视猫群,声音放到了最大:“考官随行观察,就是为了发现见习武士不规范不正确的行为。今天他们面对的是猎物,明天他们面对的,就有可能是威胁到猫王国的邪恶猫群。灰发表现出的优柔寡断,会害得搭伴的猫受伤;灰发表现出的大意,可能会纵容一只装死的邪恶之猫,更可能会因此害得我们自己的武士丧命。”

        猫群一片沉默。奇异、莫克、铁流……甚至灰发自己,都在沉默。就算明知兰石是包藏祸心的阴谋家,就算兰石说得如此尖刻,灰发也不认为他说错了。

        兰石抖了抖前爪:“我万万没想到,莫克的孩子竟也不怎么样啊!”

        灰发含着眼泪,满心懊悔地看了莫克一眼。莫克也正看着他。但他的目光并不是灰发想象中的充满失望、厌恶,而是带着温度的关切和安慰。这目光反而更让灰发心潮起伏。灰发迎着父亲的目光,泪水奔流,然后默默地站进了即将离开的猫崽队伍中。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愤怒的稚嫩声音响起:“莫克的孩子要让你看看他们到底‘怎么样’。”

        莫克陡然一惊,循着声音看了过去:“昌黎?”

        兰石看见那个小小的白色身影,眼睛变得更加阴冷:“我没记错的话,你不过是个新学徒,应该没资格参加今晚的武士考验吧?”他转向了莫克,“我说莫克,你这个王国的领袖,倒真是教育出了一群守规矩的孩子啊!”

        昌黎没等莫克反应,就勇敢地看着兰石:“即使条件不允许,也要保持对自由和胜利的追求,这不就是武士守则的真正含义吗?”

        兰石语塞,眼珠一转,索性顺着昌黎的话说下去:“那我倒要听听,你怎么追求自由和胜利,你又怎么让我看看莫克的孩子‘怎么样’。”

        昌黎昂首挺胸,大声说:“越级挑战,我要参加越级挑战!”

        越级挑战?大多数猫都瞪大眼睛,看着慢慢走出猫群的昌黎。里奥很欣赏昌黎说出这些话时的气势,真霸气!他兴奋地舔了舔舌头,摇头晃脑地想。奇异注意到了里奥。莫克看着昌黎,单纯就目光里的惊讶而言,他和兰石并没什么区别。

        其实,越级挑战还真的是圣石秋祭里一个古老的传统,最初的设立者就是传说中神一般存在的铁爪。这个规则是为了给猫王国的天才铺平道路,好让他们得到重视。但是好多年来,即使最优秀的学徒也没有通过这种考验成为武士的,甚至几乎没有学徒愿意参与。这种考验不但极其困难,甚至有生命危险,而且一旦失败,就意味着参与考验的猫崽,将永远丧失获得圣石赋予特殊技能的资格,哪怕将来他还是能通过正常的武士考验。

        昌黎,一只刚刚成为学徒的小猫崽,居然敢提出“越级挑战”?他又是从哪里知道这项规则的?兰石看了莫克一眼,倒没质问他,因为兰石不相信莫克会让自己的儿子这样做,莫克不会认为他能一举通过越级挑战。越级挑战固然是一个可以自由选择、鼓励天才的规则,但未能成功就会失去圣石赐予的技能的资格,这对于每个决心成为强悍武士的猫,都是残酷至极的。

        莫克忍不住说道:“昌黎,你是怎么知道越级挑战的?”

        昌黎当然不会告诉父亲,是刚才一个声音突然钻进他的耳朵,悄悄告诉他的。而且更离奇的是,他居然不由自主,张口就说了他本来没想到的内容——这种事,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吧?他眨巴着眼睛,不吭声。

        奇异那苍老的声音传来:“追究他如何知道已经不重要了。按照圣石秋祭的规矩,学徒提出越级挑战,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接受。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赶快开始吧!”

        昌黎疑惑地看向奇异,心想:“说起来大巫师的声音,真的好像刚才那个声音啊……”

        奇异不动声色地说:“开始吧!”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喜欢昌黎,所以才暗中施展法术,告知了昌黎这些。他希望昌黎能通过越级挑战,然后一战成名。

        按照越级挑战的规则,昌黎将面对三个对手:一个见习武士,两个成年武士。见习武士由大巫师挑选,成年武士则从最不相信这个学徒会过关的族群里选择。

        兰石眯着细长的眼睛:“我说烟溪族最不相信他会过关,大家没有异议吧?”

        于是两只杀气腾腾的烟溪族成年武士被选了出来。昌黎有点儿胆怯。这时,奇异用尾巴尖指着里奥:“对阵的见习武士,就选你吧!”

        里奥和昌黎间朋友的默契,可瞒不过大巫师奇异。里奥偷偷对昌黎挤了挤眼睛,昌黎一下子开心了。按照规则,他在三场对阵中获得两场胜利就够了,里奥的出现,无形中为他增加了胜算。

        第一场对阵开始,上场的是见习武士里奥。两只小猫心照不宣,装模作样地兜着圈子,仿佛在观察对方的破绽。然后他们喵喵叫着冲向了对方,昌黎对着里奥挥出了前爪,里奥顺着他爪子挥来的方向,就势飞了出去,嘴里还嚷嚷着:“好厉害,飞了飞了!”

        兰石嘴都气歪了,浑身不停地发抖。猫群也不可能看不出来里奥的假打,顿时议论纷纷。奇异没有给猫群提出异议的机会,直接宣布第二场对阵开始。

        兰石虽然心有不甘,但想到还有两场对阵,就暂时按下了性子——已经和莫克针锋相对了,就别再和大巫师过不去了吧。没关系。兰石冷冷地甩动着尾巴,心想:接下来上场的烟溪族武士,会给你们好看的。

        第二场对阵,上场的是一只圆滚滚的烟溪族成年武士。昌黎绷紧身体,紧盯着这个烟溪族成年武士,耐心寻找着他的破绽。那个烟溪族武士可没什么耐性,身子一跃,就率先发动了攻击。

        里奥在场外夸张地惊呼起来:“哇,这么肥,还能跳这么高啊?”

        那烟溪族武士气得差点儿吐血,恶狠狠地看了里奥一眼。昌黎瞅准机会,狠狠一爪抓在了那武士的脖子上,抓出一道血印,抓飞了一团绒毛。

        兰石大怒,瞪着里奥:“你再敢出声,我保证让你通不过接下来的晋级武士的考验!”

        那烟溪族武士被里奥一骂,又被昌黎一抓,火大得不行,对昌黎发动了连连袭击:蛮横的头撞、锋利的前爪抓挠、强力的后爪蹬踹、凶狠的尾巴抽打……每个动作都带着风声,凌厉凶猛。昌黎仗着身材矮小,敏捷而灵活地躲避着。但他毕竟实力相差太多,很快腹部就被踹中。随着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被击中的次数就越来越多。

        兰石闪动着嗜血的目光,正等着那武士对昌黎使出致命攻击时,突然听见奇异冷冷地说:“够了,第二场对阵,昌黎输了!”

        奇异看起来是在宣布昌黎败阵,其实却是在保护昌黎。兰石看看虽然狼狈但没有受什么伤的昌黎,又狠狠地看了奇异一眼,终于猜到昌黎的越级挑战,应该就是奇异暗地里做的手脚。

        兰石看着奇异阴阳怪气地说道:“越级挑战之所以残酷,就是因为要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学徒受到惩罚,找到自己的位置。大巫师,昌黎没有告饶放弃,你却叫停战斗,这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吧?”

        割牙立刻附和兰石:“对,这样随意宽容,不就等于鼓励所有学徒都来试运气吗?那明年的圣石秋祭,我们什么也不用干了,就陪一群学徒玩越级挑战的游戏吧。”

        长蛇也附和着:“没错,必须要舍得让对阵武士下狠手,以儆效尤,这样那些鼠脑袋就不会这么狂妄自大了。”

        奇异沉默了——他默认了他们的说法。但在宣布第三场对阵开始前,奇异还是看着昌黎:“记住,战斗到受不了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停止挑战,只要你选择了放弃,对阵武士就必须停手。”

        昌黎点了点头。

        第三场对阵开始了。昌黎看着走上场的另一个烟溪族成年武士,毫无感觉,但场外莫克的心却不由自主地抽紧:这只目露凶光、强壮而矫健的黑猫,正是烟溪族最为难缠的武士黑影。

        莫克的尾巴,低低地垂在了身后。他看着昌黎,紧张得腿都哆嗦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ysb248易胜博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